百科

惊喜OR惊吓?新移民畅谈在澳洲的“文化冲击”

移民到澳大利亚前,你或许对这里有一些想象:炎热的夏天、怪异而危险的野生动物,还有澳式英语口音。

但也有一些事情会超乎你的想象。

从夏令时到巨大的昆虫,对于新移民来说,在移居到澳大利亚以后融入这里的生活让人眼花缭乱,这之中既有误解,又有惊喜。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询问了六位从世界各地移民到澳大利亚的人,了解这个国家最让他们震惊的一面。

以下是他们的经历。

孩子可以纠正老师

当新移民卡尔蒂尼·穆罕默德·穆斯塔法(Kartini Mohd Mustafa)的孩子开始上学,她发现和马来西亚相比,澳大利亚的教育系统“非常轻松”。

这位身在阿德莱德的母亲感到惊讶的是,学校会让孩子们在全班同学面前谈论他们的玩具,或展示照片并讲述故事。

“他们鼓励学生非常勇敢地进行公开演讲,”她说。

“我可以看到这是积极的。帮助建立了学生的信心。”

卡尔蒂尼·穆罕默德·穆斯塔法(Kartini Mohd Mustafa)1999年从马来西亚移民到阿德莱德。

但这种自信也会让一些家长感到震惊,比如来自中国香港的罗纳德·李(Ronald Lee)。

李先生于2008年移民到昆士兰州的Rochedale South,让他感到惊讶的是,他的儿子竟然被允许在上课时纠正老师。

他说:“有一次在数学课上,他指出老师在解题步骤中犯的一个错误。”

“在香港,你不能这样做。不然老师会找家长。”

李先生喜欢澳大利亚的教育环境鼓励所有孩子参加体育活动,而不只是鼓励那些有天赋参加职业运动队的孩子。

他说:“在香港,你需要通过测试,而且你需要有很好的实力才能加入。”

罗纳德·李说,他喜欢澳大利亚鼓励所有孩子参加体育运动的做法。

穆罕默德·穆斯塔法女士说,澳大利亚对教育相对宽松的态度甚至持续到了大学。

她说,在马来西亚,听课是强制性的。

“但在这里......听不听课是你的选择。”

她很喜欢在阿德莱德留学的生活,因此,她于1999年与家人一起永久移民到了澳大利亚。

卡尔蒂尼·穆罕默德·穆斯塔法发现澳大利亚的教育系统非常“宽松”。

商店开门太晚 关门太早

虽然美国和澳大利亚语言相同,文化上也有很多相似之处,但克里斯蒂安娜·谢弗尔(Kristianna Scheffel )自从2015年从美国搬到墨尔本后不久,就发现到一些不同之处。

“我早上五六点起床后,就想出门去买一些食物,”她在回忆自己到达澳大利亚的第一天时说。

“没有地方开门, 也没有人出门,这让我大吃一惊。”

商铺开门时间之短也让穆罕默德·穆斯塔法女士感到惊讶。

她说:“[阿德莱德]到了下午5点之后就成了一座‘死城’。”

克里斯蒂安娜·谢弗尔觉得澳大利亚的天气很难适应。

但她经历的第一次文化冲击是在1988年抵达阿德莱德机场的时候。

她说:“我想象中的阿德莱德机场会是很大很庞大的。”

“但阿德莱德机场只有那么小!”

让她感到费解的还有夏令时的“奇怪”规则,以及澳大利亚的天气。

可怕的冬天

旅游手册里宣传着澳大利亚阳光灿烂和冲浪的画面,但一些地方阴沉、潮湿和寒冷的冬季可能会成为新移民面临的残酷现实。

穆罕默德·穆斯塔法女士说:“说实话,冬天是一场噩梦,”她在马来西亚长大,那里的平均气温在21至32度之间。

居住在墨尔本内郊的谢弗尔女士也对当地的房屋感到不满,其中许多房子缺乏足以抵御寒冷的保温措施。

她说澳大利亚人都不喜欢这里的天气。

“有一半的时间我都穿着夹克,在发抖,而在美国,我总是感觉很暖和。”

亚乌·奥弗里·曼德发现他很难适应西澳大利亚的冬天。

来自加纳的亚乌·奥弗里·曼德(Yaw Ofori Mante)永远不会忘记他对澳洲天气的第一印象。

当他走下飞机,踏上澳大利亚的土地时,他以为自己是在一个有空调的房间里。

“我想,‘哦,我的天啊!’,因为在非洲,天气很热,”住在西澳大利亚州巴塞尔顿的曼特先生说。

不仅是蜘蛛会伤害你

如果天气没有影响你,澳大利亚的野生动物可能会吓到你。

尽管谢弗尔女士在来之前就被警告过澳大利亚的爬虫,但她对其他生物带来的危险毫无准备。

她说:“我想我们的房子里有大约五只蜘蛛,这完全没有问题。”

“但是负鼠,它们会试图用爪子挠窗户,我知道该怎么办了。”

牧师罗纳德·李对他在昆士兰遇到的野生动物感到惊奇。

李先生也觉得很难适应身边负鼠和蜘蛛的存在。

他说:“我种了一些菜心,但有一天晚上我忘了采摘。”

“第二天,就都被负鼠吃掉了。”

他说,昆士兰的巨型昆虫也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

“蜘蛛会挂在树上,”他说。

“有时如果我忘了带手电筒,我就得小心翼翼地走路,不然就可能撞到蜘蛛。”

这么多美食...... 但米饭在哪里?

一些澳大利亚新移民觉得他们在饮食方面被宠坏了。

美国出生的谢弗尔女士说:“食物赞极了,因为有这么多不同的菜系,我以前从未体验过。”

但是其他人,特别是那些不住在大城市的人,有时会想念他们出生国的主食。

“[没有很多地方]提供米饭。如果我们想吃米饭,我们需要自己煮,”住在布里斯班郊区的李先生说。

来自马来西亚的穆斯塔法女士也为澳大利亚饮食中缺乏大米而感到难过。

她说:“来到这里,我们才知道面包、土豆、小麦才是真正的[澳大利亚人的]主要食物。”

从瓦努阿图搬到本迪戈读大学的杰克·图根(Jack Tougen)发现,啤酒是澳大利亚大多数社交活动的核心,他觉得很有趣。

他说:“当我请人叙旧或做其他事情时,他们会说‘哦,你想出来喝杯啤酒吗?’。”

“我刚来的时候觉得有点好笑,因为我不怎么喝啤酒。但现在我知道它的真正含义就是社交活动的一部分。

1989年从越南移民到墨尔本的Uyen Di Tran惊讶地发现,澳大利亚女性饮酒是很普遍的现象。

“而且她们可以很会喝酒,”她说。

“而我是在一个女士们不喝酒的文化中长大的。”

邻居往往是陌生人

虽然 《邻居(Neighbours)》 可能是澳大利亚最著名的电视节目,但Uyen Di Tran从越南搬到这里后,她感到与附近居民缺乏互动。

Uyen Di Tran 说,当她第一次得知澳大利亚人不是每天都工作时觉得有些惊讶。

她说,相比之下,墨尔本的生活“非常安静”。

Tran女士说:“你与你的邻居之间没有联系。”

“门总是关着的,进入花园的大门也关着。你几乎必须预约才能见到别人。”

图根先生对他在本迪戈的生活提出了类似的看法。令他感到惊讶的是,当地房屋之间的界线非常明显。

他说:“当我刚来到这里时,我注意到的第一件事就是人们的房子周围都有围栏。”

“你没法和邻居说话。而在[瓦努阿图]的村子里,我经常走过去和邻居们交谈。”

对于来自马来西亚的穆罕默德·穆斯塔法女士来说,奇怪的并不是房子本身,而是人们会在哪里度过他们的时间。

她说:“在澳大利亚,我们家的大部分活动都在后院。”

“[这]与我的家乡形成鲜明对比,那里的一切都发生在前院。”

对时间要求严格 对金钱要求宽松

曼特先生说,搬到澳大利亚后,他必须适应的一件重要的事就是人们对待工作的严格程度。

他说:“如果对方说‘下午两点’,我们就应该在下午两点到那里。”

但与此同时,他对澳大利亚的一些人可以请假感到震惊。

“在非洲,如果你这样做,你就会被解雇,”他说。

他补充说,许多澳大利亚人可能也不对容易找工作而感到幸运。

他说:“如果你[在加纳]被解雇,需要三到四年的时间才能找到另一份工作。”

对图根先生来说,对工作的需求是 “一个很大的冲击”。

他说:“当我来到这里,我发现工作很重要,你必须工作,你必须挣钱。”

“在村里,你并不真正需要钱,你自己种植食物,我们是自给自足的农民。”

Tran女士说,人们花钱的地方也让她吃惊。

Uyen Di Tran 16岁时来到墨尔本时还是一名学生,同行的还有她的母亲和妹妹。

Tran说,大多数越南人在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工作,为他们的未来储蓄,而不像她在澳大利亚的同学,他们会把钱花在娱乐等方面。

她说:“在我们的文化中,当你到了可以工作的年龄时,你就会想着攒钱买房子,或者买车。”

移民澳洲值得吗?

尽管存在差异,ABC采访的澳大利亚新移民们表示,他们很高兴能够移居到这里。

李先生说,这是他逃离生活压力的 "梦想之地"。

曼德先生说,在这里他可以给孩子提供新的机会,并能够在澳大利亚学习新的文化。

穆斯塔法女士说,无论你在搬到澳大利亚之前做了多少研究,文化冲击是不可避免的

但她认为她所获得的适应能力是更有价值的。

“你可以把我放到任何地方......只要我的丈夫和孩子在身边,我就能生活下去。”

来源: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


有兴趣了解移居澳洲的不同途径方式吗?

欢迎留言联系我们,有身在澳洲专业华人团队充当您的向导!

来都来了,关注一下吧!

精明买家养成中心

全能顾问服务区

免费咨询

买家服务热线

周一至周日 9:00 - 21:00 400 041 7515

咨询线上客服

周一至周日 9:00 - 21:00
下载手机应用